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展昭两相忘 > 第四章 大意失袖箭驿馆火冲天
听书 - 展昭两相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章 大意失袖箭驿馆火冲天

展昭两相忘  | 作者:長盡朝歌|  2022-09-23 07:28: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展昭寻着火光步入深林,也不知走了多久,火光越来越近,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说话声,再进几步,展昭借着火光看清了眼前之境。

几个身着劲装的人举着火把,拿着鞭子,时不时抽打着一旁推车的人,每辆推车上都载着几个麻袋,那些个推车的人大都挽着袖子,衣着简便,有的不慎踩进泥潭,半截腿都陷在了泥里。展昭观此,不禁皱眉,这些人该是附近村中的百姓,因何在此密林之中做苦力?况且如今已是深夜,为何还不放他们回家?几个着劲装的又是什么人?

“哎,兄弟,帮我拿着,我去方便方便!”

“行,那我们先走,你快点儿啊!”

展昭隐于暗处,只见一个着劲装的人朝自己走来,嘴角一扬,悄悄闪身至那人背后,趁着四下无人,一记刀手将眼前的人劈晕,而后迅速套上了那人的衣服,可怜那位出来方便的兄弟,就这么敞着胸膛被我们的展大侠扔在了林中。

再说展昭,略微整理衣冠后,匆匆赶上了队伍,随着队伍进了一个山洞。进洞的路不宽,正好可以通过一个成年人,展昭走在最后,跟着队伍越走越深,但好像一直都在走下坡路,路也越来越宽,两三个人可以并排前行。

展昭忽然停下,似想起什么似的抬手摸了摸山洞内壁。按理说像这样一个地处深林的天然山洞,越往里越发阴湿,山洞内壁该有青苔,触手滑腻才是,可展昭手下传来的却凹凸不平的粗糙感,不似个天然山洞,倒像是人工凿制。

正当展昭疑惑之际,脚下一滑,险些踩空,走在展昭前面的人不知怎的也滑了一下,一个麻袋掉了出来,幸得展昭手快一把抓住了麻袋,否则若是叫拿鞭子的人见了,又是一顿好打。然而这一滑不要紧,却让心细如尘的展昭发现了端倪。

又走了一段,前方豁然开朗,一块若大的地面上人来人往。而先前推车的人在指定的位置放下麻袋后就陆陆续续原路返回了。而几个着劲装的人每人手中都提了一个食盒。,展昭放眼望去,空地之上有锅有灶,还有高高架起的火炉,空气中则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尿味。展昭见进来的人差不多都走了,担心打草惊蛇,也便原路返回。几人出林回到牛角湾后,一辆马车将他们接走。展昭倚在树后翻弄着从麻袋中掉出的一团黑乎乎的物体,待马车走远后方才打道回府。

回到开封府后天色早已大明,包拯上朝去了,“四大门柱”也早早巡街去了,展昭见四下无事,公孙策又不在府上,自己奔波了一夜也甚是疲惫,回房倒在床上想着夜间的事,脑海中不自觉地又浮现了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那人好像是在帮自己探路查案,但愿自己不要伤错人才好……

想着想着,这猫竟就睡着了。

待展昭醒来已经日上三竿,洗了把脸整理好衣冠,拉开房门后不觉皱眉,怎么睡到这会儿了?大人早该回府了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五脏庙,是有些饿了,现如今早过了午饭时间,还是先向大人禀报昨夜的发现,再去厨房瞧瞧有没有东西可以果腹。展昭暗自叹了口气,关上房门朝包拯书房走去。

而那辆马车早在展昭回府之前就停在了驿馆。

“太师,您看!”庞太师府中,庞飞双手拿着一支长约五寸的短箭呈给庞吉,庞吉一愣,“这是何物?”

庞飞笑了笑,“太师有所不知,这叫袖箭,可暗藏在袖中,箭杆短轻,箭镞较重,是镖师,江湖人士等的防身武器。”

“哦?你从何处得来啊?”

“卑职今晨去牛角湾监工时发现的,还有一柄软剑,四周还有打斗痕迹!”

庞太师大惊,“牛角湾?莫不是咱们的事情叫些许江湖人士知道了?”只见庞飞收起了嬉笑,左右看看后方才开口:“太师,只怕是朝中人士!”

“此话怎讲?”

“太师请看!”说着将短箭转了一圈,手指指向箭尾,庞太师眯着眼向箭尾看去,却只见那里赫然刻着一个“展”字,字虽小,但却格外清秀。只听庞飞接着道:“太师莫不是忘了,那展昭入开封府前也是江湖人士,而他的三项绝技,一是剑术,而是轻功,三,就是袖箭!”经庞飞这么一说,庞吉倒是记起来了,当年展昭耀舞楼演武,凭着超群的武艺得了个御前四品,靠着独门轻功“燕子飞”叫了个御猫,还有那袖中暗箭,更是百发百中。那眼前这只箭……

“不好!叫那猫鼻子嗅到了!庞飞!”

“卑职在!”

“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理啊?”

庞飞看着庞吉阴冷的目光,眼底闪过一丝邪恶,“一不做二不休,来他个顺水推舟!”

开封府。

“如此说来,那牛角湾的地下确有名堂!”包拯听展昭将昨夜之事一一道来,略微思索后指着展昭带回的不明物体看向公孙策,“不知公孙先生可看出了什么名堂?”

“大人,此物应该是制造逍遥散的原料,唐时称其为‘阿芙蓉’,而据本朝刘翰所编《开元本草》记载,该是罂粟,此物夏季花开,花瓣脱落后露出成熟的罂粟果,再用刀割开果实外壳,便会有乳白色汁液流出,放久了也就成了此黑色膏状物,有极重的陈旧尿味,再将此物倒入锅中将水分烹干便可得到逍遥散。”

包拯点点头,正欲说什么时,却听展昭略带戏虐的说道:“公孙半仙果然了得,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的法眼!”公孙策闻言白了展昭一眼,谁说南侠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啦?都被这小子给骗了呀!

包拯朗声笑道:“不想公孙先生也有被戏弄的时候啊!”而后又看向展昭,“烦劳展护卫将此查实,若当真是那庞太师所为,本府定要在圣上面前参他一本,还百姓一个公道!”

是夜,月高高,星寥寥。

“走水啦,走水啦,快来救火呀!”

太师府。

“太师,不好了不好了,城西驿馆失火了!”

庞吉正欲安歇,忽听得庞飞此言,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好灵的猫鼻子!动作这么快!唉,新制的一批货尚在驿馆,可惜啊,庞飞,你速至驿馆,一个都不能留!”

“是!”庞飞离开后,庞吉一把扯掉桌上的锦布,茶果滚落了一地。

“包黑子,坏我大事,我要你好看!”

待开封府众人赶到时,冲霄的大火已经烧红了天,跃动的火焰如同一头野兽贪婪地舔食着夜空。

忙活了一宿,大火才渐渐熄灭,奇怪的是,大火并未烧死一个人,当然,除了耳房门外那几具死于庞飞之手如今又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公孙先生,如何了?”

正在验尸的公孙策闻声抬头,“大人,这四人都不是被火烧死的!”

展昭皱起眉看向公孙策,公孙策接着道:“但凡生前被火烧死者,死前被火势所逼,必然急于奔走挣扎,嘴巴张开,呼吸急促,故其尸口鼻内有烟灰,且烟灰为粘稠状,若不是被火烧死者,则无烟灰。学生观此四人口鼻内并无烟灰,故该是死后方被大火烧身。”

包拯愤然道:“四条人命呐,是何人如此凶残!本府定要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略微停顿后,包拯正声说道:“王朝马汉,你二人领一班衙役将将尸首运至刑部,并协助公孙先生复验尸身,展护卫领张龙赵虎追查凶手!”

这一场大火来得太突然却也太蹊跷。

城北一处阁楼中一个白衣男子闪身上楼。

“公子!”

“进来。”

男子推门而入,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扑鼻而来,屋内桌椅精致,都是上好的紫檀木,一人盘腿坐在床上,因那人背对门口,又有帐幔遮挡,只是隐隐看到一个背影。放置在窗边的玉鼎青烟不绝如缕地飘出,配上缭绕的梅花味,倒真有几分青烟玉生香的韵味。

“如何了?”

帐内的人再次出声,那声音清清淡淡,听不出喜怒,叫人实难琢磨。

“掘堤一事有变,工匠放弃了左堤直奔牛角湾。”

那人闻言轻笑出声,“这庞太师果然不简单,想是要顺水推舟了,是该会会那只猫了。”

【作者题外话】:其实我现在已经写到100章了,大概28w字,然后折回来读前面的部分,就感觉写的很low233333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