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爱可诉 > 无暇顾及(三)
听书 - 无爱可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无暇顾及(三)

无爱可诉  | 作者:科学压制欲望|  2022-09-23 07:04: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军团武装快速反应小队s.t的队员们借着漫天的飞雪,向着赫尔辛基的港口进发,冰冷刺骨的海水中,他们身披冬季伪装,低下身形伏在灰白色的快艇中。只有最为敏锐的观察哨,在能在着漫天的暴风雪中寻觅到一丝踪迹,而源自于引擎的轰鸣声,以掩盖在了港口日常的运作噪音中难以区别开来。他们从“蛰伏”站点出发,而对方现在正在公海中待机。

巴蒂特工,身为站点s.t小队的执行参谋暨副指挥官,却比他手下的弟兄们还一头雾水。来自高层的大人物的命令,他们要根据提供的坐标去检查一间仓库,最终的定位指向了芬兰的首都。似乎是某个敌对组织的成员在此处设立了一个藏匿点,存放了一些从议会处窃取的物品。那么这里就是了,如果他手中的这条语焉不详的情报无误的话。可能会有激烈的抵抗,也可能连人毛都见不着,报告就这么写道。行,太他妈有用了,斯特兰奇默默咒骂着。

一个半月前,都灵政府正式宣布,维拉尔航天公司为都灵空军设计了单座(实际上是无人)双引擎隐身对地攻击机,并命名为f-41“姑获鸟”。投产数量数年内不予对外公开,不过有权了解内幕的人都知道,一共有64架姑获鸟投产,3架原型机以及42架生产样版。起码,国防部的资料上是这么记录的。但实际上,维拉尔还同时秘密生产了另外5架样版机,以履行与蔽日列车签署的军购合同。现在,一架列车的姑获鸟已经待命,准备对s.t小组正快速接近的那个仓库执行轰炸任务。但至少,斯特兰奇特工与某些牵涉在这次任务之中,身处赫尔辛基的人们对此毫不知情。由于在雷达上看上去仅仅是一只大型禽类,甚至连芬兰的防空部队都没有意识到入侵者的出现。

“巴蒂!往码头去!”斯特兰奇高声下达了命令。s.t小组的快艇呼啸着向着目标冲去。图书馆的f-41展开了弹仓。两枚重达3000磅,由gps导航的热压弹,通俗来说就是“空气燃料弹”,静静地向着那间仓库而去。

接近仓库的一刹那,议会的快艇突然猛地一顿,来自姑获鸟的炸弹已经迎头赶上,艇中的乘员们全被抛到了海岸之上。

热压弹武器的主要是由一个盛装燃料的容器以及两个分离的引爆装置组成。当炸弹击碎仓库的金属顶棚,落入室内后,两枚炸弹的第一个引爆装置炸开了盛装燃料的容器。剧烈喷溅开的燃料充分地与大气中的氧气相结合,形成的油雾几乎弥漫了整个仓库内部,喷洒在了安置在仓库内部的木箱以及据守在此处的安保小队上。瞬息之间,第二个引爆装置启动。爆炸本身的威力很小,但却引爆了那些与氧气充分混合的油雾。温度高达2500摄氏度的火球在15毫秒内将仓库内的所有物件以及活人焚成灰烬,不过是一个人呼吸所耗去的八分之一的时间。爆炸所产生的高压达到了3兆帕,也就是每平方英尺430磅的力。大概是一栋钢筋混泥土大楼所能承受40倍之多。整座仓库几乎燃烧殆尽,只剩下勉强附在钢筋上的金属薄片。不过看起来基本会在冲击波下支离破碎。又是一秒不到,引起爆炸的燃烧气体开始冷却,导致了压力的骤降。这造成了局部真空,将周围的残骸吸入爆炸中心,造成进一步的杀伤。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以十倍音速向外涌去,一举掀翻了议会小队的快艇。虽然这一轮的冲击几乎上半数小队成员身上带伤(每个伤员伤势不尽相同),不过这一阵冲击波无形之中也救了他们,使他们免遭外涌而出的火焰以及强力的反向气流带来的杀伤。事后统计s.t仅有七名队员殉职:四名当场死亡,三名不治身亡。

巴蒂特工伤势最轻。当他重新站稳脚跟,他发现了已经伏倒在地的斯特兰奇特工。再环顾四周,已经没有还清醒着的小队高级特工了。所谓的目标,那座仓库以及藏在其中的珍宝不过是一堆余烟袅袅的黑炭罢了,所谓的美差已经彻底搞砸了。取过船上的远距离无线电通讯,巴蒂向“蛰伏”站点汇报了情况,并请求立即支援以及医疗援助,并且告诉那位大吃一惊的船长,芬兰当局包围此地不过分分钟的事情。

刚来得及将手中的公文包搁在桌上,褪下大衣,糟糕的消息就被希尔带过来了。“长官,芬兰的急件。”希尔报告道,“s.t小组抵达了lo在赫尔辛基的隐秘仓库,但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就遭到了轰炸。”费伊破口大骂。

09抿起了嘴唇,片刻后下令道:“我需要实时信息。”希尔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转过身来看又望向费伊:“准备好去审讯了吗?”费伊费了些劲儿地把他那条假腿从桌上弄了下来,“我们是要去见谁来着?”,“伍德被逮捕了,”09回答道,“他现在在地牢里面。哦,事先说一句,诺曼已经先我们一步了。”,费伊摇了摇头:“那头蠢猩猩?头儿们还没吸取教训吗?”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地下五层,不过由于里面有不少人形收容室跟各种各样的审讯设施,指挥中心里的伙计们一般都爱管它叫作“地牢”。作为议会的中枢,通常只被允许收容低级非异化个体(在一个距离亚当特区如此近的地方修建一个指挥中心,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议会的成员不得直接接触异类物品及其衍生物,这里无形之中也算是成了一个中间地带)。介于指挥中心内部严格的收容限制,“地牢”中的收容对象通常是非异化危险敌对分子――比如一名试图向‘镜面’出卖议会的研究员。

09与费伊来到安全中心,登记信息,然后将伍德博士的审讯权限由诺曼转至09名下。“你有何计划?”费伊问道。经过了诺曼的折磨,看来已经很难再在伍德面前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了。“我跟他在莱曼有过接触。”09说道,“这样,你先看着办,实在没办法我再出手。”费伊点点头,然后一起进入了观察间,透过单向玻璃,审讯的对象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尼古拉斯・伍德博士,议会“重石”前哨前主管,现在却是遍体鳞伤。他赤身裸体的瘫坐在审讯室中央冰冷的铁制椅子上,摇摇欲坠的身躯被铁链缚在其上,他的左眼肿胀发紫,已然面目全非,右手上有三片指甲也已不翼而飞。躯干上的伤痕似乎是电刑留下的。他现在,正在静静地啜泣。

费伊拾起房间内的电话,叫来了一名医生,并要求了一套衣服。两分钟后,费伊与医生走进了审讯室。“伍德博士,我是费伊。”他自我介绍道,“我们需要先好好清理一下你的身体如何?要喝点水吗?”伍德虚弱地点点头。医生开始处理伍德身上的各处伤口,费伊将一杯水送到了伍德的嘴唇边上。小小的一点善举,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位体贴的好伙伴,而不再是一个议会的极端施虐狂了。二十分钟后,伍德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包扎完毕,也已经穿戴整齐,重新找回一丝做人的尊严。“那么伍德博士,能不能告诉我们,前哨研究基地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医生离开后,费伊开始履行起自己的职责,“你还是知道点什么吧?”

伍德用点头回应,他轻轻啜了一口水。

“请说。”费伊轻轻说道。

慢慢地,伍德开始讲述起09离开后不久发生的事情,当时沙暴已经吞噬了整个站点。当时他们都没有意识到任何的异样,直到一帮手持异化武器的蒙面徒冲进了指挥中心。当中领头的那个指了指伍德。他们拖着他穿过沙暴进入了a72房间里面,然后他被绑在了二层的一间石室里面。他花了数个小时从绳索里逃出来离开石室,此时沙暴已经结束了。他发现所有疑似与a73有关的卷轴以及翻译文本被盗。随后议会的安保群到来,并将他作为‘镜面’潜伏间谍的嫌疑人逮捕。

“你跟‘镜面’没有合作关系,是不是这样?”费伊问道。

“没有啊!真的没有。”伍德声嘶力竭的回答着,眼泪从他的眼中溢了出来,“我被抓的时候就说了!但是没人相信!”

“我相信。”费伊安慰道,“我相信你。那你知道他们为何会留你一条生路吗?”

“不清楚。”伍德底气有些不足,“我跟诺曼说了,如果我清楚,我肯定会老实交代的。”

“谢谢配合,博士。”费伊说,“我需要离开一下,去梳理一下脉络,好吗?”伍德疲倦地点点头,他还在轻轻啜泣着。费伊离开了房间,然后命令保卫将伍德带回牢房,并要求给予他人道待遇。

老话说得好:蜜比醋甜。用刑,只能让犯人们像金丝雀儿一样惨叫,但却绝对搞不到靠谱的情报。虽然好莱坞导演们跟那些大作家们坚持要留下这种桥段,不过熟读关于间谍和审讯的历史的学生们毫无疑问更清楚事实究竟是什么。就算是纳粹和鬼子,跟西伯利亚的毛子,他们有成千上万种方法能让你生不如死,但那也不能保证能套出点什么东西来。除非刑罚的目的就是要在精神上或肉体上折磨对方,然后将对方变成麻木冰冷的行尸走肉,而这些,却已远远超过审讯本身所需,过度的用刑,实在是毫无意义。而如今,议会又开始试图通过这样的手段撬出情报。又多了一条成为反情报部成员之后要改变的事,09心中暗想道。虽说有些异想天开。

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09转头看向费伊:“你真的认为他是无辜的?”

“是呀。”费伊回答道,“你呢?”

“无辜的。”09回答道,“老把戏啊troy:留下一个无辜的活口给调查者们来隐藏真正的黑手的足迹。”

09决定早点吃午餐来好好理一下思绪,思考一下他所知道的一切。费伊审讯完伍德之后,了解到议会已经把芬兰的仓库爆炸事件掩饰为“不当存放易爆材料”所造成的结果。回收小组在瓦砾中找出了不少人类遗体,其中一具已明确辨识的遗体属于史密斯勋爵,英国国会成员及尤斯塔斯的已知成员。来自至少六个机构的法务会计,包括议会,正在查验这位已故勋爵的资产。初步证据表明:这位疑似是lo的人显然已经不具威胁。疑点太多了,但是没有证据支持自己的直觉。

当09大步走过史密森尼城堡,嘴里咀嚼着一个从快餐车买来的三明治的时候,他碰上了一个不超过十二岁的男孩。“嘿,先生!”男孩向他跑来,说道,“有人给了我五块让我把这给你!”说着从后衣袋掏出一封皱巴巴的信给他。

接过信,皱了皱眉,谢过男孩,男孩随即跑开。他望向四周,但是附近没有熟人。09发现他的名字被工整地写在信封的封口上。他撕开了信封,看到里面只有一张用同样的小字写满的白纸。

信的内容让人震惊,以致于完全没去想那位古怪的数学教授到底是怎么知道他最后一次出差会在这个时候,走过这栋建筑的。他将信件塞进口袋,点燃一支香烟,然后步行返回指挥中心。

“亲爱的海伯:

感谢你推动他们给我送来这些@a63的液体。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我为没有正式地寄信给你表示歉意,因为我认为信任议会官方渠道和我平时用来联系议会的私人渠道都是不明智的。就像我所承诺过的那样,以下信息可能会对你的调查有所帮助。

首先,正如我通过官方渠道所知会的那样,我认为有一批由lo所拥有的物品被存放在赫尔辛基海滨的仓库里。你会在那找到那个箱子,东西也许都在那里。我明确警告你图书馆很可能已经得知此事,虽然我并没有向他们提供这些信息。因此,我建议你们的回收小组尽快采取行动。在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都灵特异处可能已经采取措施来解决掉这些物品了。

其二,议会中某个权力极大的人是阴谋的关键,甚至可能是整场阴谋的核心。我规劝你不要相信任何人,并且在使用集团的官方通讯链路时要慎之又慎。虽然我的消息来源指出你的两名助手,费伊先生和希尔女士都与阴谋无关,但是我就手头的情报得出这场阴谋还未结束。叛徒很可能是任何与此事有关的人,甚至是你有百分百理由相信的某人......”

费伊和希尔抬头看见09走进办公室。他一言不发,抓过一张纸和一支笔潦草地写道:“推论认为办公室里被窃听,转移到水箱去。”两人点点头。三人拿上几个装着重要文件的箱子,转移到大楼内部最深处的一个房间:“变压仓”。一个特殊构造的房间,设计目的是使电子监听无效化。各种主动和被动的反制措施被布置在房间内,阻止传统电子监听设备和多数已知的异类监听技术生效。每天一次的整理之后,房间会被保留给拥有敏感机密材料的bravo级或者α级权限个体使用。当所有文件被转移过来后,09转向希尔。“希尔,我需要你跑一趟司法广场的达利大楼,取一下亚当警视总局关于19【过滤】年6月25日发生在乌洛环岛的严重车祸的调查文件。”他指示道。

“好的。”不去想一件十年前发生的交通事故对他们目前的调查有何意义。她从她的包里翻出了联邦调查局实习特工的假证照,然后离开。“发生了什么,汤姆?”费伊露出疑惑的表情。  24784/10982405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